首页 公益 正文

我得了抑郁症,你却叫我不要矫情。

时间:2022-03-15 14:20 作者:尚毅目录 阅读:179 次

“我失去了吃饭的热情,我失去了与人交流的热情,以至于最后我失去了对生活的热情。我会伤害自己,我会产生幻觉,我会听到声音,我会分离。我自杀过很多次,进过重症监护室或者精神病房。”这是小说《方思齐的初恋天堂》的作者林在她的婚礼上描述她患有严重抑郁症的时候。

抑郁症出现在公众视野时,大多伴随着负面新闻或悲剧。在瑞典,每10万没有精神疾病的人中有8.3人自杀。在抑郁症患者中,平均每10万人中有650人自杀。如果是重度抑郁症,这个数字已经飙升到3900。

“那时候,我们有梦想,关于文学,关于爱情,关于环游世界。现在半夜喝酒,杯子碰在一起,就是梦碎的声音。”抑郁症是当代人心理健康的突出疾病,但仍有很多人对抑郁症存在误解和轻视。

抑郁症:一种不能自愈的感冒。

《柳叶刀》杂志的调查数据报告显示,中国抑郁症人数已达9000万,即平均每11个人中就有1人患有抑郁症。没有定型的青少年的心理问题比成年人更难琢磨。在大多数情况下,抑郁和焦虑是交织在一起的,取决于不同的因素,它们可能会一起遭受其他问题的困扰。《中国儿童青少年精神障碍流行病学调查》显示,在73992名17岁以下儿童青少年中,3.2%被诊断为抑郁症,4.8%被诊断为焦虑症,其患病率是精神分裂症和自闭症的数倍。



来源:央视

许多患有抑郁症的青少年不告诉父母自己的病情。即使他们告诉父母,他们也很难与孩子产生共鸣。他们只是觉得很矫情。向外人解释“抑郁症是一种病”并得到有效治疗并不容易。陈恒(化名)向他的朋友坦白了自己的病情,当他们嘲笑他时,他不再提这件事。他觉得母亲编造的“孩子心脏不好”作为不上学的借口更合适。



来源:《极限17滑魂》

被诊断为“抑郁症”后?与成年人不同,父母对没有经济能力的青少年是否接受治疗和干预拥有最终决定权。北京大学第六医院儿童精神科医生、北京大学临床心理中心办公室主任林鸿经常遇到这种情况:孩子无法继续校园生活,学校要求家长带孩子去医院治疗。家长认为学校这样做是因为孩子成绩不好,妨碍了孩子。“家长带着抵触情绪来医院,是为了完成学校的任务。他们只是想证明我的孩子没有生病。和这些家庭沟通会很麻烦。他们拒绝告诉你很多事情,他们只是想要一个证明,证明他们的孩子没事。”

说到底,当这些孩子患上精神和情感疾病时,大人往往只是想纠正他们的行为,而不是真正想去理解孩子所面临的困难和痛苦,帮助他们走出困境。如果你心里做不到这一点,所有的技能都是徒劳的。

在浙江省康复医学中心的一间病房里,一位母亲面对儿子歇斯底里的“指责”束手无策。她用胸部捂住脸哭了。医生护士进门调解。儿子李(化名)孤傲地坐着,刷着手机。“我没感觉到什么。她只是让我觉得我是这个家的负担”。



来源:《百合一周》剧照

“你能看到父母的痛苦,但你看不到也想象不到我们的痛苦。你只看到了那几分钟的家庭关系。”病了3年的李(化名)说,“一生病就觉得累,每天最痛苦的事就是醒来。”

隐藏角落的痛苦

没有歇斯底里的哭喊,没有流血的伤口,面无表情却静静哭泣。这是央视纪录片《如何对抗抑郁症》中的一幕。控诉的声音嘶哑,犹如地面上的惊雷。在寂静的地方,我们从自己的不敏感和冷漠中醒来,促使我们去看待和我们一样的人。

一个人在杭州打工的罗玲(化名),一生的霉运都有。工作失误频繁;爱情终成泡影;母女矛盾升级;我自己养的一只矮猫也生病了。去年4月初,她被诊断出患有抑郁症和焦虑症。在她眼里,这些事情似乎都是因为她能力不足,负能量太多,不理解一个经历过家暴的离异母亲独自生活的艰难。她在不同的医院花了六七万元给小猫治病,但情况并没有好转,猫在治疗中也越来越虚弱。8月,她亲手将自己养了快三年的猫安乐死,这是压垮她的最后一根稻草。她一直在想,如果长期服用,结果会不会不一样...



来源:电影《抑郁症》剧照

抑郁症是一个逐渐积累的过程,有迹可循。美国天才诗人西尔维亚·普拉斯(Sylvia Plath)在自杀前五年写道:“我被绝望吞没,近乎歇斯底里,我感到窒息。就像一只猫头鹰压在我胸口,爪子掐着我的心脏。”时间给了抑郁症患者身边的人慷慨的机会——几年来,因为抑郁症而想自杀的人随时可以被救赎。当然,这需要患者、家属、朋友和专业医生的配合。

怎样才能对抗抑郁症?

被严重抑郁症困扰、经历了人生“最黑暗的时刻”的丘吉尔是这样描述的:“抑郁症就像一条黑狗,一有机会就咬我。”当个体患上抑郁症时,除了“我”还有“我们”!



来源:电影《老公得了抑郁症》

这个“我们”包括有相似生活经历的抑郁症患者,以及各种能提供社会和情感支持的亲人、同事、朋友。还包括各种心理咨询中心、医疗机构、社区组织等。可以在更广泛的环境中提供相关的帮助。在对抑郁症患者的人文关怀中,最重要的是展现“我们”的力量!

在今年的两会上,一些代表委员的提案也指向了“抑郁症”,尤其是在青少年抑郁症的防治方面。全国政协委员、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董事长于向大会提交了《关于重视青少年抑郁症防治的建议》。此外,全国人大代表刘庆峰建议,应加快人工智能技术在精神疾病和抑郁症管理中的应用。这两份提案从不同的角度、不同的人群、不同的途径提出了对抑郁症防治的建议,说明随着社会的发展,这种更容易在人群中发生的精神疾病已经得到了社会的普遍关注。

上一篇:没有啦
共收录0个网站,0个公众号,0个小程序,0个资讯文章,0个微信文章
首页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收录标准 广告合作 免责声明 友情链接 百度地图 网站地址
点击收藏小提示:按键盘CTRL+D也能收藏哦! 版权所有©(2019-2022)www.gdgifts.net All Rights Reserved. 琼ICP备2022007796号-2
网站声明:本站所有资料取之于互联网,任何公司或个人参考使用本资料请自辨真伪、后果自负,尚毅目录不承担任何责任。在此特别感谢您对分类目录网的支持与厚爱!